沉睡的影子 - 城市执法局 - 东平论坛 - 东平信息港

首页

2018-11-09

   如果说,我还能从那早已沉睡的记忆中唤醒那已经黯然的岁月的话,我想也只能是出于那曾经的快乐了。   友情和爱情一样,像一盏油灯需要不定时的给她加油,剪去灯心上的碳灰,要不然灯光就会慢慢的变暗直到熄灭。  我和伟的那盏情谊之灯好久没有加油了和剪碳灰了,不 知道是否已经熄灭了?  伟,我姑妈那村的,家和我姑妈家相邻。 小时候我去姑妈家时,常到伟家玩的,所以很小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就好。 初一时,我和伟分在了一个班,由于那种以前的关系,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初三时,伟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我们班,也是我村的。

女孩子人很好。 伟很喜欢她,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要是在城市像他们那种关系是父母绝对不允许的,可在农村就很正常了。 在农村教育落后,上学晚,初中毕业就结婚的也多的是。

伟人好,厚道,对人也好,女孩很满意。

  说来,伟这人也挺不幸的。 就在初三下学期,伟得了一种病,是很严重的那种病。

那次看病是我陪他去的,所以他的病情在外人之中也只有我知道。

伟不让我告诉女孩,怕失去她。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那种病是不能随便说的,要不,恐怕伟这一生就别想娶上媳妇了。

伟相信我,我也不能背信弃义。

初中毕业后我进行了复读而伟的学业从此就画上了句号。

后开由于学习紧张,渐渐那种往昔的快乐也成了暗淡的记忆被我深深地埋在了心里。

  高二时的一天下午,妈突然打电话叫我回去,说有事要问我。 我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上灯了。

妈说,你姑妈来了。 我进屋向姑妈问好时发现姑妈满脸泪痕,我心里一惊,不知出了什么事? 姑妈告诉我,伟和我们村的那个女孩子分了,说是女孩子知道了他的病情。

这些天,伟成天不死不活,他家人也是。 这以后我家伟还娶谁家闺女去,伟的妈从早到晚都自言自语地重复着这句话。

后来也不知怎的,伟的妈突然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说伟的病也只有我知道,再说,我和女孩也是一个村的,伟的病不是我说出去的还有谁呢?于是伟的妈就去找我姑妈去了,说她家伟对我那么好,那么相信我,没想到我却在背地里使坏。

每天伟的妈都去我姑妈家,又吵又闹的,有时候还笑,表哥气的半死也拿她没办法,一家人真是受尽了委屈。 没办法才把我叫了回来,想问一下事实。   那晚,我随姑妈去了一趟她村。 我一个人去的伟的家,姑妈怕我受气叫表哥跟着我,我没让。

我知道,这种事是说不清到不明的,争辩是没有用的。 我去的时候,伟正在东屋里睡觉,堂屋里亮着灯,灯光忽明忽暗的,伟的妈正坐在东间的床上,呆呆地看着灯光。

伟没有回来见我,我也明白,他见了我又怎么说呢?说也奇怪,伟的妈那晚却出奇的镇静,没说什么难听的,又是给我让座,又是给我到茶的。

我静了一会说,婶,你信我也好不信我也好,我不想争辩什么,再说我和伟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你对我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你能拿出证据的话,我无话可说,你想怎么都行,要不,希望你以后别在打扰我姑妈的生活。 说完我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伟从东屋出来,靠在门边上而伟的妈却楞在了堂屋门口。   后来听姑妈说,从那以后伟的妈再也没有去她家闹过。

姑妈还说,一年后,伟又找了个女孩子,并很快结了婚,还生了个小子。   以后,每次回家我去姑妈家看望姑妈都顺便去看看伟,毕竟伟没有错。 可好几次我都没有见到伟,伟妈说,伟去南方打工去了。 伟的妈见到我时脸上虽然没有笑容却也没有那种冷漠和怨恨的眼神。

  好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伟的生活还好吗?  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了我脑海中沉睡的影子。

  有时生活无奈之时,悲痛之时,我也会时不时的唤醒那一个个沉睡的影子,去感受一下那曾经的快乐和沉重。

  生活是有激情的,记忆也是。

记忆就好比一 座沉睡的火山,爆发前是那么的安详,爆发后却是那么的炽热和浓烈。   以后的以后,我照样对人挚诚,照样对友情执著,因为我不能违背自己心中那个爱的信念。

  有时候我就想,其实我们的人生就犹如爬枣树摘枣一样,在尝到甜蜜的同时也留下了片片伤痕。   一次一个朋友问我,你受过那么多的委屈,经历过那么的坎坷,怎么还能那么坦然地对待生活呢?我告诉他,那要缘于艾青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这可能也就是一部分人之所以能够冲破现实的残酷而快乐地生活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