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智勇:美国退出万国邮联必然导致出口直邮成本大幅度上升 网经社 网络经济服务平台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首页

2018-11-11

当前位置:林智勇:美国退出万国邮联必然导致出口直邮成本大幅度上升发布时间:(网经社讯)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美国或将退出万国邮联中小跨境电商“寒冬”将至》10月17日,美国白宫宣布,正式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程序。 特朗普政府认为,协定给予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包裹低廉运费而构成补贴,导致大量廉价产品涌入,损害美国公司利益。

在一份声明中,白宫方面透露,美国将向万国邮政联盟发函通知美国的决定,未来一年内,美国将在万国邮政联盟内部就新规则进行双边或多边谈判,如不能达成协议,美国将退出万国邮政联盟。

美国的这一举动对出口跨境电商影响几何?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相关专家表示,美国“退群”可能将会对跨境电商带来不度的影响,我国跨境电商业应尽快适应市场变化,优化服务方案。

邮政小包运费或将上涨20~30%,中小跨境电商日子不好过万国邮政联盟是协调成员国之间邮务政策的联合国专门。 根据该机构协议,目前从发展中国家发往美国、重量低于磅(2千克)的小型邮件包裹将享受优惠价格,即“终端费”折扣。

对于此次的决定,美国白宫给出的解释是,当前万国邮政联盟中的“终端费”政策对美国不公平,并使得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更加具有竞争优势。 根据美国邮政服务USPostalService)公司的,一件磅的包裹如果从美国的一个州寄往另一个州,资费介于19~23美元之间,而使用(ChinaPost),仅需支付5美元即可将这个包裹发往美国的任何地方。 2016年,美国邮政为处理来自各地的包裹损失逾亿美元。 因此,在美国看来,这一政策是“占美国便宜”。

如果美国退出万国邮政联盟,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看来,影响将是多方面的。 “美国退出万国邮联势必导致电商企业邮费(物流费)的上升和跨境卖家整体运营成本的上升。 ”张周平表示,物流是跨境电商流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选择合适的物流方式,不仅可以节省成本,还可以极大地提升客户体验。

据了解,目前我国跨境电商企业所采用的物流方式主要分为四种:邮政包裹模式、商业快递模式、专线物流模式以及海外仓模式。 中国出口的跨境电商70%包裹是由邮政系统投递的,其中中国邮政占比约50%。 张周平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当前,中国跨境电商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邮政包裹作为出口跨境电商的主要物流模式之一,虽然在时效性上比海外专线和海外仓等方式落后,但受益于万国邮政联盟和卡哈拉邮政组织,邮政包裹线路基本覆盖,且价格便宜,因此成为目前中国跨境零售出口卖家的主要物流方式。

此前,DHL电子商务北亚区董事总经理郑挚曾表示,万国邮联终端费调整对邮政小包而言,成本影响巨大,运费或将因此上涨20%~30%。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表示赞同。

“进入2018年,对于跨境卖家最大的痛点之一就是物流成本的猛涨,美国‘退群’,直接导致发往美国的小包邮费进一步涨价,对于已经处于‘洗牌之年’的中小跨境电商更是雪上加霜。 ”朱秋城表示,随着物流成本进一步上涨,低端廉价优势的卖家会加速被淘汰,特别是1~5美金价格区域的商品。 随着小包限制,2019年海外仓会更加大行其道。

“因受贸易战影响,采用海外仓的一些商品需要缴纳高额报复性关税;而此次美国‘退群’,也必然导致出口直邮成本大幅度上升。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新光数字贸易研究院院长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再加上各国相继采取税收规范化管理,开始征收增值税或消费税,今年中国跨境电商行业面临的影响将更加复杂和不确定。 中国跨境电商应根据自己的商品结构、市场范围、平台组合的实际情况及时进行调整,采取规避手段,尽量把损失减到最少。

物流业积极应对市场变化,优化服务方案是趋势面对有可能发生的“变故”,我国跨境电商企业该如何应对?张周平认为,我国首先应推动本地化。

即卖家直接在消费国成立公司,将货物发往海外备货,并在当地缴纳相应关税。

但这也意味着跨境电商的运营成本将大幅度提升,跨境电商的门槛增高。 “卖家应该向‘货源全球,消费国本土化’的方向发展,除了从中国采购外,还应从采购商品,比如到东南亚国家采购等。

”张周平强调。

另外,跨境电商此前在各国的监管存在漏洞,只有监管环境稳定了,这个行业才能真正稳定。 其次,跨境电商企业应采用多种物流组合方式降低成本。 对于目前以邮政包裹为主要跨境物流方式的企业来说,特别是对美国市场,要采取多种跨境物流方式相结合,除邮政包裹外,专线物流、商业快递、海外仓等方式要相结合。 针对各种物流方式的优势、成本及企业自身运营的情况,打出组合拳。

另外,还应加大对海外仓的应用程度。

张周平分析,海外仓目前已成为跨境电商企业的重要选择,主要有四方面的优势:一是物流成本低,可通过海运等传统方式走货到仓;二是提高海外顾客购买信心,销售发生在本土,可实现灵活退换货;三是时效快,在目的地提前备货,发货周期短,到货速度快;四是销售品类得到拓展,可以突破“大而重”的跨境出口电商瓶颈。 不过,海外仓模式下对卖家管理、库存监控等方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张周平还提到,跨境电商物流服务商要不断优化服务,提供更加完善的服务体系。 物流企业要持续投入基础配套服务,强化从业人员专业度培养,优化并改善末端服务。

同时要拓展新航线,利用目的地专业团队设计符合当地国情的服务方案,助力卖家进入新市场。

他说,当前做跨境电商服务不是单纯做物流配送,还需提供许多增值服务,如今年以来东南亚、市场物流量增长迅速,吸引了众多物流商布局,但在东南亚市场,物流商不仅仅做清关、派送,还需为电商卖家提供代收货款的服务。

“作为跨境电商中的重要一环,在跨境电商逐渐合规化、不断健全完善的形势下,未来跨境物流也将步步为营,与其相辅相成。 跨境电商整体货量仍将高速增长,物流企业成本控制、优化服务方案是大势所趋。 跨境物流将不断升级,其发展也必须紧随贸易发展的趋势,在变化中求发展。

”张周平如是说。

链接万国邮政联盟(UniversalPostalUnion——UPU),简称“万国邮联”,是商定国际邮政事务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其前身是1874年10月9日成立的“邮政总联盟”,1878年改为现名。 万国邮联自1978年7月1日起成为联合国一个关于国际邮政事务的专门机构,总部设在瑞士首都伯尔尼,宗旨是促进、组织和改善国际邮政业务,并向成员提供可能的邮政技术援助。

在万国邮联中,通过一国一票的投票方式定下了这样一条规则,即贫穷或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邮寄物品,可以享受终端费折扣。

长久以来,发达国家以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国际交流为原则,也一直都同意将终端费保持在较低水平。

(来源:文/荆文娜)。